<cite id="e46u5"></cite>
  • <b id="e46u5"></b>
    <tt id="e46u5"></tt>
  • <tt id="e46u5"></tt>
        1. 李先念與他的親人們(2)


          與三姐李德琴相處的日子最多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由于家境貧寒,兒時的李先念讀了兩年半私塾就輟學在家。為了謀一條生路,母親就讓李先念拜三姐夫袁傳祖為師學木匠。

          袁傳祖能做一手漂亮的榨油工具絕活,在九龍沖一帶小有名氣。舊社會木匠手藝是傳親不傳友,傳子不傳女,所以李先念跟袁傳祖學木匠也就沒費什么難。

          不久,袁傳祖患病臥床不起,李先念不愿留在那里吃干飯,只好回到李家大屋。

          后來,李先念在李家大屋又跟族侄李澤興學做家具。李澤興木匠手藝很好,就是脾氣暴躁,還經常動手打徒弟。有一次李先念跟一戶人家裝梯子,由于沒裝好,師傅打了他,使他很受委屈。此外,本村姓吳的地主經常去找李先念的碴,母親擔心兒子吃虧,就沒讓李先念繼續學下去。

          沒過多久,母親前往葉家田,請求木匠師傅袁學福收李先念為徒。因為李先念的父親李承元是袁學福的表叔,袁學福的妹妹袁學才又嫁給李先念的三哥陳有全,李先念的大哥陳有舟的女兒陳繼珍,又是袁學福的二兒子袁成祥的未婚妻,所以袁學福二話沒說,滿口答應。

          袁學福忠厚老實,待人誠懇,木工手藝精湛,還能雕龍刻鳳。

          后來,由于紅安、黃陂一帶發生災荒,袁學福一家難以維持生計。為了讓李先念不荒廢手藝,還能謀得一條生路,袁學福想方設法送李先念到漢口球場街陳福記壽器店當學徒,這是李先念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折點。

          當時,北伐軍已攻占武漢,革命形勢如火如荼,這讓李先念開闊了眼界,增長了見識,從而懂得窮人想翻身非要革命不可的道理。

          李先念后來沒有繼續學木匠,而是出生入死參加革命,成長為一名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、政治家、軍事家、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、黨和國家的卓越領導人。

          盡管如此,李先念從來沒有忘記李家大屋的哥哥姐姐、師傅師兄弟們。

          1949年5月,李先念脫下戰袍,擔任湖北省委書記、省政府主席、省軍區司令員兼政委。不久,李先念就托人帶信,接李家大屋健在的三姐李德琴、侄兒陳錫民和大師兄袁傳家等人到武昌做客。

          翌年,李先念又派梅秘書到葉家田村,把木匠師傅袁學福接到家中住了20多天。

          同年,三嫂袁學才帶著兒子陳長和到武昌,想找李先念幫忙弄一份差事。當時正處朝鮮戰爭爆發,李先念就對三嫂曉以民族大義,鼓勵侄兒陳長和參軍抗美援朝。陳長和聽了非常高興,當即報名,光榮地參加了中國人民志愿軍。

          1953年春,李先念建國后第一次回紅安.到馬鞍山水庫工地看望民工,視察紅安中學。一連三個晚上,他在紅安縣城接待數十名紅軍烈士家屬,還與三姐李德琴及侄兒侄媳們見了面。

          “三姐,我很想念你呀!”李先念拉著李德琴的手說。

          “我也想念你!”三姐李德琴話剛出口,眼淚就溢出眼眶。

          1960年10月的一天,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財政部部長的李先念,帶著中央有關部門負責人,在河南省處理關于信陽地區餓死人的案件后,來到湖北紅安視察。

          此次回故鄉,李先念心情沉重,臉上沒有一絲笑容。

          到達紅安縣的當天,李先念就問縣委書記張景田:“紅安的災情如何?有沒有餓死人?群眾生活安排得怎樣?”

          當天夜晚,縣里派人到李家大屋把李先念的三姐李德琴和侄子陳錫民接到縣城,李先念就單獨與姐姐和侄子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談話。

          “你們說說看,紅安縣到底餓死了人沒有?”李先念問。

          “我們村里沒有餓死人,但二程死了一些人,還有很多人得了浮腫病!崩畹虑僬f。

          “那是缺營養,要吃點黃豆!崩钕饶罱舆^姐姐的話茬。

          “田里干得發裂,哪里還長黃豆喲!”李德琴說。

          “干部多吃多占么?”李先念又問。

          “大多數干部沒多吃多占,只有個別人喜歡吹牛,愛占群眾便宜!标愬a民回答。

          “允不允許搞副業?比如養雞養鴨!崩钕饶钣謫。

          “社員們連飯都吃不飽,哪能養這些東西!崩畹虑僦毖韵喔。

          “其實,沒有糧食,雞鴨也不是不能養。山上有的是蟲子,河塘也有魚蝦,讓雞上山,鴨下河,它們照樣可以長肉!崩钕饶钫f。

          后來,李德琴對弟弟試探性地問道:“你是國家副總理,紅安缺糧食,能不能解決一點?”

          李先念回答說:“姐姐,我是國家的副總理,不是紅安的副總理。紅安缺糧食,只能由湖北省調劑解決,我個人無權給紅安調劑糧食。你要給鄉親們解釋,要體諒國家的困難!

          李德琴沒有再說什么,第二天李先念就到省城去了。

          1963年冬天和1979年夏天,李先念又曾兩次回到李家大屋。那時候,李先念的8個兄弟姐妹,只剩下李先念和李德琴兩人健在,所以李先念就更加珍惜姐弟手足之情。多年來,李先念給姐姐留下固定的生活費用,逢年過節還接姐姐到北京居住。只是李德琴在農村生活習慣了,在北京住上一段時間后就要回李家大屋。

          1983年6月,李先念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三任國家主席,三姐李德琴笑得合不攏嘴。當選的那一天,李德琴和侄子陳錫民把收音機的音量開得大大的,還說:“真沒想到我們的全伢(李先念的乳名)有這么大的出息,當上了國家主席!

          就在李先念當選國家主席后不久,李德琴突然提出要去北京見見弟弟,而且非要去不可。這次李德琴在北京住了20多天才回李家大屋,回來后不久就突發腦溢血病故。

          三姐李德琴去世的噩耗傳到北京后,李先念萬分悲痛。由于國家的大事抽不出身來,他只好派秘書代他回家參加追悼會,并且承擔安排三姐后事的一切費用。

          版權所有:湖北紅安干部學院(湖北組織干部學院)

          通訊地址: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紅安大道196號

          聯系電話:0713-5272666

          備案號鄂ICP備16015490號-1

          狱帝
          <cite id="e46u5"></cite>
        2. <b id="e46u5"></b>
          <tt id="e46u5"></tt>
        3. <tt id="e46u5"></tt>